“2018(第十四屆)中國能源戰略投資論壇” 對話環節

發布日期:2018-05-03     來源: 中亞能源      點擊量:2562   
分享:

編者按:2018年4月26日,由中國企業投資協會、中國能源研究會分布式能源專委會、清華大學創新發展研究院和中國能源網研究中心共同主辦,以“未來能源?開放創新合作共贏”為主題的“2018(第十四屆)中國能源戰略投資論壇”在北京召開。以下為對話環節,內容根據演講實錄整理摘編:

主持人:非常感謝,下面是對話環節:首先問廖爽,商務部投資促進局主要是促進國內投資還是海外投資?促進海外投資國家中商務部投資促進局有什么手段來幫助大家?

廖爽:商務部投促局的職能,之前定位是國家級投資促進機構,現在貿促會也分走一部分職能,我們是以產業促進為主線,我本人所在的板塊是清潔能源,包括新材料產業。我們是怎么促進國內企業走出去投資呢?有幾個方面。第一嘗試建立抓手,之前跟國家能源局新能源司也一起建立了,以他們為主,在我們的支持下成立新能源海外發展聯盟,包括國內大的央企、民營企業和龍頭企業都在我們的機制范圍內,定期會協調行業內的資源和國際資源和境外行業主管機構和財團,甚至于實現商業化運作,當地有資源以及有名聲的代理,定期會路演一批項目,梳理一些政策,包括促進發布一些產業報告。后面也和商務部相關司局一起成立一個抓手,歐亞產業基金,這只基金針對上合組織成員國俄羅斯、哈薩克。主要目的是補充國內企業走出去的資本金不足,因為相關的“一帶一路”發展中國家為主,資本金時常出現融資渠道遇到瓶頸的問題,包括相關的風險,兩方面的補助,第一是補充資本金,另外降低在發展中國家投資的風險,起到財務投資人的作用,一般的原則不超過30%的投資做純財務投資,剩下的是以企業為主體考察項目,后期也在跟他們一起看了俄羅斯的風電項目,我們也歡迎大家一起交流,這是我們主要的職責。

主持人:所以你們做的項目不僅僅是道義上的支持還搞了一個基金,還幫助大家做市場開發,從項目上也給予支持,有沒有什么特別政策支持?

廖爽:我們作為一個投資促進部門不是直接的政策制定者,但是也會協調企業去當地爭取利益最大化和政策最大化的支持,包括與當地營銷商的合作,定期把企業推介給當地的主管部門和項目業主,基本上是一事一議,爭取到政策最大化是最好的。

主持人:下面有請楊富強老師,楊老師是這個行業非常知名的人物,最早從事可再生能源氣候變化,在這個方面不僅是國內的專家也是國際知名的專家。自然資源保護協會,一方面楊老師要介紹一下自然資源協會的情況。你在國際上每個國家走得比較多,對各國能源轉型也比較了解,現在中國很多企業特別是很多新能源企業要走向國外,但是在海外碰到風險也比較多,我們是做了個聯盟,更多的是惡性競爭,你挑選的項目談好了價格別人還會以更低的價格進入,中興能源在巴基斯坦拿了900兆瓦項目,已經開始啟動了,中國的企業然后給出更低的價格。可再生能源特別是民企為主,這種惡性競爭也是存在的,你認為中國的新能源企業如何在海外幫助發展中國家開展能源?如何更健康地發展?

楊富強:謝謝,剛才王所長提的問題非常具體,而且提的非常尖銳,我們有合作伙伴,所以可以把具體的問題帶給他,下次給出滿意的答復。對于我們來講,我們更關心的是“一帶一路”當中的綠色“一帶一路”問題。整個“一帶一路”發展問題幫助各個發展中國家發展經濟,從幾十年以后可以明顯地看出,盡管有很多雜音,但是在“一帶一路”當中最容易受到詬病,國內的企業最容易沒有注意的問題就是環境問題,氣候變化問題。在國內污染沒有被罰款,所以去國外也認為就是這樣的,這個軟肋是很重要的需要注意的點,國外既然是對“一帶一路”有一些看法或者是居心叵測的人會拿這個進行攻擊,中國領導人把“一帶一路”發展跟聯合國目標掛鉤起來,說明“一帶一路”不是中國的項目,而是要實現聯合國的項目,是大家一起來干的,這一點是非常高明的。

聯合國SBG(可持續發展目標)一共150多項,有80多項都跟環境、生態、社區,包容發展有關,也跟氣候變化、巴黎協議掛鉤起來,這也是碳排放所要繼續的。當我們出去的時候,國外對我們的詬病很多,包括亞投行在回答這個問題的時候也是躲躲閃閃,一講到煤電投資的時候說根據各個情況,不是可再生能源我們要堅決投資,但是對煤電場就說要根據各個國家的發展情況,對國內的情況一定要很明確。我們有一個清潔發展“一帶一路”的平臺,由17家NGO和基金會組成,每年也正在擴大,同時跟聯合國環境署綠色“一帶一路”發展也是掛鉤的,大家一起來共同努力推進。“一帶一路”當中注意發展這幾個方面,首先是電力,電力強調一是實事求是,現在很多人不敢講,躲躲閃閃的,我覺得這個問題從自己的發展道路可以看出,國家很貧窮階段的時候應該把最好的比如煤電技術,在國內要求近零排放,最起碼不要像八九十年代到現在空氣質量這么差,反過頭再來犯錯誤。既然是命運共同體就不要把彎路帶到其他的國家。我們講求一攬子計劃,煤電、可再生能源、節能、電力規劃都要捆綁在一起,對每個國家要有不同的解決方案,不能一把鑰匙開萬把鎖,一把鑰匙只能開一把鎖,幫助他們電力基礎設施的建設。既然基礎設施要有水泥、鋼鐵、建材,現在國內走出去已經很多了,但是也有一些企業把落后的產能也帶出去了,這是有問題的。這些企業走出去什么標準,我們國家沒有標準,到底大的鋼鐵廠、大的水泥廠什么標準?中型的什么標準?有些是需要小型的,節水、節碳、節煤等等標準也沒有,我們在制定綠色指標標準。

國內銀行在國外投資不透明,國外根據他們自己的調查結果,中國發展煤電是第一位的,現在跟國開行和其他的綠經委在探討方案,我們做的目的有四條:第一條給國家政府決策者走出去,如何在“一帶一路”保護環境和減少氣候變化二氧化碳排放規章制度,可以讓國內企業遵循。第二為銀行,銀行不滿足綠色指標體系,就有投資的風險和貸款的風險。在外面貸了一些水電站、煉油場被叫停了,就是因為沒有關注當地的環境和社區,叫停對銀行投資者風險是巨大的。

提問:我們投資的一個項目被叫停也不完全是中資企業忽視了環境,這里面有投資競爭的問題,不光是煤電,水電也是如此。我覺得像領導的推動,怎么樣和中資企業合作,現在面臨一個情況,很多國際組織像聯合國機構和亞行和世行,總來跟中資企業說最好的方面,跟著我做就沒問題了,企業自己的行為是有排他性的。煤電有很多的例子,讓比較窮的國家不要發展煤電是不可能的,有的時候中資投資在建的煤電和水電企業,因為環保的抗議被停了,這背后再仔細找找原因,不全是環保標準的問題,還有那個國家很多外資來源和其他融資的情況,有競爭了怎么辦?有騰籠換鳥的過程,能源的需求變化并不大。我們一輸在名聲,來這個地方不環保,不保護氣候,另外來投資,因為貼上不環保的標簽,你的投資也別想收回來了,這確實是一種充滿矛盾和斗爭性的問題。

楊富強:當擺在桌面上的東西要把項目叫停或者是阻礙的話,就是拿綠色來說事。在這個問題上應該引起注意。第二是給銀行做參考,因為有投資的風險。第三是對企業自律,制定一些標準也要自律。準備對國外建的工業區進行環評,那么采用什么標準?有些國家沒有,有些國家有,各國的自主排放的標準,爭論仍然在繼續進行中,我們要給出答案,到底按什么標準,我們認為既然要維護中國的“一帶一路”幾十年這樣做下去,使大家感覺中國的“一帶一路”跟班農說“一帶一路”是中國發展的霸權,我們認為這件事我們要跟他們走不一樣的道路,我們認為企業自律也是很重要的。

中國的NGO要走出去,企業走出去了,大使館也辛苦地工作,但是民間沒有走出去,民間走出去有非常好的好處:第一為我國外交人才積累了非常好的豐富經驗,因為深入到民間,能夠了解到當地老百姓所想而不是企業的想法;第二積累了國際經驗,所以我覺得在這個方面要支持中國企業走出去,一方面幫助企業了解當地的文化、環境和需求,第二我認為中國民間組織也要監督自己的企業,這樣可以相輔相成把“一帶一路”搞好。

主持人:中國的民間是很不發達的,組織民間組織是很困難的,還沒注冊就已經把你抓起來了,這是非法組織,本身就是非法的怎么走出去呢?其他國家是不是也一樣呢?民間組織不走出去就限制它的發展,要通過貿促會就又成了官辦組織了嗎?

楊富強:這有一些孤陋寡聞了,中國的民間組織只不過走的少、走的不廣泛,因為他們最終沒有經費的支持,不像我們NGO有資金的支持。很多人認識我,我們都是找有錢的,中國民間組織走出去,中國是誰來支持,這個問題反過來也要想一些辦法。

主持人:這個問題可以寫個專題,給國務院提提,哪些民間組織要拿出來的。

主持人:下面回到檀總身上,孟加拉很多人沒有去過,在那個地方怎么做生意才可以成功?比如需要不需要搞好政府關系,也要請他們吃飯、唱歌諸如此類的嗎?

檀總:回答您兩個問題,最早是做政府間的項目,然后有機緣巧合去孟加拉,我之前是做原油貿易的,最早看到的是他們油氣田和電站的機會,隨后發現想找一個高頻次交易,現在孟加拉就像之前中國互聯網發展的那段時間,孟加拉除了基礎建設以外最大的發揮機會就是孟加拉互聯網發展,包括未來會實現的支付。

剛才查教授講,您說得特別正確,來一個國家最重要的問題是了解這個國家是由什么組成的,不存在唱歌喝酒的問題。這個國家講究吃飯,這個國家發展跟以前中國一樣,要吃飯。這個國家最重要的問題是要守法,這是英聯邦的國家,法治體系非常健全,做任何的事情都要有章可循,我們如果沒有相關的法律,我們花了很大的精力和代價讓他們認同我們。第二要尊重他們的習慣,這是我身上發生的特別大的變化,也有很多的陣痛。我個人以前是工作效率非常快的人,但是在孟加拉,這是工作效率很低的國家,很多時候一件事已經做好之后,他們還習慣性拖拖,等待是我們特別主要的議題,我們一直在等待。基本上每件事情往前進一步都是兩個月為一個基礎單位在等待,包括搞好政府關系,對于這個項目,在任何一個國家或者在中國都避免不了跟政府的關系問題,最重要的是要在互相尊重的基礎上。我認為產能過剩是一種動力,中國技術變革已經是這樣了,需要找一個出口,我覺得并不是因為東西好然后賣給你們,而是我們要根據現實的需求,來提供更好的解決方案。在別人家里做生意要尊重這個國家的習慣,謝謝!

主持人:感謝檀總,非常坦率,打個比方你是做電動汽車的,新生態的系統,像滴滴、支付寶、阿里,我去那里搞個阿里和滴滴打車也會有市場?

檀總:我們希望接下來是這樣的,當我們把市場做到一定規模一定會達到的,業態布局是朝這個方向去努力。

最后請查老師談談。

主持人:民營企業如何在“一帶一路”中尋找商機?如何把商機變成利潤?

查道炯:我說話是認真的,如果是民營企業沒有政府的背景,到“一帶一路”國家第一件事是完全撇開和“一帶一路”的關系,別提這件事,因為對“一帶一路”很多國家的政府包括官員是指望吃定了中國政府雙優貸款,吃定以后哪一天項目不賺錢,也明知這個項目按照當地規則不行,但是先上了再說,因為你帶來了資金,帶來了政府貸款,而這個貸款是指望后面免貸的,特別是“一帶一路”基金中用基金的辦法而不是銀行,第一個建議假如說真是民營企業到這些國家以后完全撇開和“一帶一路”的關系就是要賺錢。

這個國家這么長的歷史,為什么別的國家不去呢?第三方,比如孟加拉很多的同志不知道,老撾原來殖民地是法國,我們可以利用這個地方的文化傳統,利用他的基因,沒有一個國家像毛主席這樣把中國改造得這么徹底,文化上民國之前都割裂了,別國不是這樣的。法律咨詢、合同用環保的規則,緬甸和其他的國家都這么做,從而提高道德的成份。很重要的事情,我們講“一帶一路”特別不同意王進講的是幫助別的國家,就是要去賺錢嘛,有這個服務,有這個能力就是要賺錢,誰幫誰呀?但是很重要的事情是把外資請到中國來,過去幾年全球經濟總量的增長、貿易的增長和投資量增長,也會有那么一天,包括斯里蘭卡和孟加拉會問一個問題,憑什么只有你來我家投資我不能上你家投資呢?國際組織常講的,是雙向的,我們講雙贏,有來有往,民營企業做的另外一件事是幫助這些企業在中國尋找商機,提供支持服務,總可以找到他的機會,因為中國市場很大。

主持人:謝謝查教授。四位嘉賓非常精彩的分享,也給我們很好的啟示,我們到海外去,特別是能源合作領域要跟上一些國際的規范,把能源化、綠色化、低碳化做得更好,不管這個國家有沒有規范,我們一定要打造最好的項目,我們要遵守這個國家的規章制度,不要把一些壞習慣帶出去,我們一定也是可以成功的,如果沒有政府的資源建議要謹慎,可以把他們的錢引到中國來,也可以把最好的技術和資金引入中國,也可以一塊成長。不管是幫誰,總要解決大家營利的問題。非常感謝大家,這個環節到此結束!

 

關閉
上一篇:國家能源局李凡榮:中國和中東歐國家能源合作潛力大 下一篇:經濟參考報:國際原油逼近80美元 國內成品油價五...
香港赛马会赛马会资料大全